发哨子的人

这文被删除、被改编、被接力的事情可谓魔幻。对我本人的心情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建立这个新博客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旧博客上记录了很多对社会事件或者个人生活状态的评论,而技术性的东西偏少。不过不说话也不是我的性格。姑且放上在其它地方说过内容的副本吧。

tg频道。加入请慎重,因为这里面的我可能与你在现实中看到的我不太一样。
截屏2020-03-12下午1.46.32.png
pyq:
WechatIMG284.jpeg
pyq另外一段:

说得更清楚明白一点,就是,有些人自以为是在为政府辩护,在我看来,非也!那是打着为政府辩护的旗号,把整个政府绑架到了少数几个官员身上,为殆政、懒政、失职、渎职从而造成了严重后果,并企图掩盖过失逃避追责的庸官辩护。常常有公众号无端指责批评者是联合境外势力抹黑政府,那我恐怕也要怀疑,对那些任何希望政府能可持续发展下去的公民都拒绝让其执政的官,你们却为他们辩护,是不是收了什么好处去帮助其瞒天过海苟住仕途?

当然,wx里也只是说了某些官员个体的问题。但是,换人免职干了这么多年了,仍然出现问题,恐怕也要想想制度上有没有什么改革进步的可能。而这种制度设计当然是很难的,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难题。但是我们不能停止思考,不是吗?

我一个工科生天天关心这些,也实在是不务正业,不用质疑。我只好拿来这样一段话为其实也没什么远大志向的自己小小辩护一下:

斯大林同志在联共(布)党十八次代表大会上深刻地描素了一个新型科学家的轮廓:“那种局限于自己的专门知识,譬如说局限于数学、植物学或化学,而除了自己的专门知识外,再也看不见其他什么东西的人,虽然他们自称为列宁主义者,也决不能视为真正列宁主义者的。列宁主义者决不能仅仅是他自己所喜爱的那门科学的专家,他同时还应常是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积极关怀本国命运,通晓社会发展规律,善于运用这些规律,并力求成为积极参加国家政治领导工作的人。”

至于为什么说「列宁主义者」要这样去做,斯大林也没有说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选择,这里恐怕是没有什么强有力的、非这样不可的原因的。也许仅仅只是理想主义罢了。理想主义者与现实主义者之间的鸿沟是没法用理由来填平的。这也就是为什么pyq里的大多数会认为「没有意义」。毕竟自己赶紧内卷,该保研保研,该出国出国,利己与功利,才有意义,难道不是吗?

其它的,没心情多说了。公众号大浪淘沙里的一篇文章分析地也很清楚了。我也知道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一些人。还是滚去学习为好。

Last modification:April 20th, 2020 at 01:01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